ZZ2222
  • 2

    粉丝

  • 3

    被收藏

  • 0

    被推荐

【单身汉的撒哈拉故事】——乱入未开化的原生村镇,寻一方未被污染的天地

  • 阅读 7911
  • 分享 0
扫一扫
用手机继续看帖或分享到微信
  • 单飞
    “先生,如果咖啡已经用好了,咱们就尽快上车赶路吧?”
    “哦,对不起,我决定……不走了。”
    “先生,前面不远了,还有2个多小时就到菲斯了。”
    “帮我把大包从行李架上取下来吧,麻烦了。”
    “先生,这里不是旅游区,找不到车,语言也不通!”
    “少个人,大家后面的旅途也会松快些吧。”
    “先生……”
    “谢谢你的服务。”
    “先生!”
    “你的小费。”
  • 就这样,拖着一个人的行囊,我选择了单飞。

    小车朝着戈壁开远了,空旷的非洲大地,它需要很久才会在视野中消失。
2017/05/16 09:37
  • 远方的山脚下,我要去找那片雪房子。是她,让我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便已决定留下来。
  • 也许,是吹过沙漠和雪山的风太清醒;
    也许,是一杯戈壁的咖啡太浓烈;
    也许,小司机当初不该答应我停车休息的小阴谋……
    一切已不再重要,车开走了,我已经错过了那个决定性的岔路口。
  • 后方是撒哈拉沙漠,前方是菲斯皇城,这里是个盲区,它与旅游指南上的摩洛哥毫无关系。
  • 我不知道她是谁,我不知道自己在何地。可是,我能感觉得到,我要找的她就在这里。
  • 当阳光下,她的笑容穿透了我的瞳孔,我已无法再等待。
  • 相信远方,它能感觉得到,我的企盼。
    相信我,我能听到,她的脉息。

  • 被时光盗去的灵魂
    沿着长长的戈壁公路,听着自己的呼吸。那古老的传音塔近了,那斑驳的土墙皮近了,孩子们的笑声近了。
    唯有那雪山,看上去依然还是那样茫远。

  • 孩子,请你跑得慢一点,等一等我,我身上的背包太沉重。

  • 我鼓起勇气,对着村口墙头下休息的老爷爷说了句:Salong(阿拉伯语的你好)。
    老爷爷用力点了点头,笑着说:欢迎你!

  • 这是几天以来,我走过的摩洛哥空气最冷的地方。
    这是几天以来,我第一次遇见陌生人的温暖。

  • 脚步慢下来,心放下来。前面的路,它原本不该是一轮追逐,而是一场彼此亲密的接力。

  • 没有人做向导,你走过的每一个街区,总会自然地发生一种把你的脚步串联起来的东西。把所有的惊喜串在一起,便组成了这个阿拉伯小镇的脉息。

  •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自己下车的这个地方,它的名字叫“米德勒特”。
    这里没有皇城,没有火车站,也没有游客。

  • 但这里,它有撒哈拉失去的冥静,有卡萨失去的深邃,有菲斯与马拉喀什失去的陌生人的友善。

  • 在这里,你能发现,曾经被盗走的时光,那源自远古的阿拉伯之魂。

  • 走进乡村,从没意识到自己长得这么有喜感。路边的孩子见了我,打招呼的方式就是,把嘴咧到后耳根上。

2017/05/12 16:43
  • 以米德勒特小城为中心,村庄散落在山脚下。雪山,村庄和城市之间,人们在田埂间小心地穿梭。

  • 村中的房子,偶尔有几个新贵,而大多数都已长久湮远。

  • 明快斑斓的色彩装扮着阿拉伯聚居式的百姓生活。

  • 学校修建在城市与乡村之间,上学和放学的时候,带着花式头巾的妈妈们便从四面八方赶来,她们亲吻自己和别人的孩子,热情地拥抱老师和朋友。

  • 我曾到过的地方,不论喀什,伊朗,还是摩洛哥,穆斯林社区的人们总会把圣洁的礼仪高高置上心头。

  • 孩子们上课了,我一个人在小村里面悠悠荡荡。
    从日出到日落,除了晒太阳和喝咖啡,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在这个简单的世界,我也从不期待发生什么复杂的事。

  • 对着土墙上看不懂的标语发呆的时候,却发现了“隐身”在墙根底下晒太阳的喵星人。

  • 直至夕阳把雪山染成了金色,我才穿过干净的小马路,走过河上新建的小石桥,回到雪山盆地里的小城。

  • 城里道路上的车不算多,很少会听到汽笛声,司机会很乐意停留在斑马线前,微笑地对马路上的路人点点头。

  • 傍晚,是一天中小城里面最热闹的时刻。新鲜的水果,金贵的蔬菜,还有堆成小山的日用品,迎接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汇集而来的熙熙攘攘的乡镇公民。

  • 不必担心吵闹,太阳落下,小城很快就恢复了宁静,只听见晚风吹来的清真寺里诵经的歌声。


  • 夜晚的露台上,雪峰消失在夜幕中,从撒哈拉吹来的风,它沐浴了雪山的纯净,之后擦亮了整个世界,铺展开一片延绵到天边的迷人灯海。


  • 魔法石里的咖啡馆(上)


    一夜过去,天边的朝阳下,看着自己呼出的白气,原来非洲也有这么冷的地方。

2017/05/12 17:02
  • 一辆校车从门前开过,看着对我“say hello“的孩子,我想起了昨天和我一起出发的小伙伴儿。假如昨天我没有“擅自离队”的话,或许今天晚上该要到达传说中的舍夫沙万了。

  • 继而又想起昨天临别前小导儿警告的话,感觉一觉醒来,自己变成了个因昨晚贪玩而没完成作业的孩子。

  • 我收拾好背包,在主路路边的小餐馆点了一份烙饼和早茶。除了我,餐馆里还有一个穿着工装的老哥儿,他是我在这座城市里遇见的唯一一个会讲英语的人。
    于是,我们很快便成了朋友。
    “老哥儿,麻烦问一下,我想去菲斯的话,哪里能坐车?”
    “怎么?老弟,你没有车?那你怎么来的?”
    “我……跟随组织来的,但是我自己掉队了。。。”
    “这可麻烦了,这边只有过路车,你只能在路边碰运气了。”
    “明白了,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好了,不怕,我早晨吃了3份烙饼。”
    “你为啥要在这里停留?”
    “因为,前几天的旅行让我有点难过吧,看到这里的风景,想舒口气。”
    “难过?摩洛哥不好么?”
    “也不是不好,只是……”
    “说说吧,反正你的车一时半会也来不了。”
    “哈哈,借你吉言咯。”

  • 开往马拉喀什的列车

    阴冷的天空,沉默的路人,晚点的列车。来到摩洛哥的第一天,我感觉不到自己踏上的是非洲的土地。

  • 和大多数人一样,旅程从卡萨布兰卡开始,我还没看过那部有名的电影,也没有计划在这里停留。

  • 一张机场售出的火车票,上面写着目的地:马拉喀什。
    书上说,那里,你可以发现最纯粹的摩洛哥。

  • 对面的座位上,一对经营纹身店的意大利情侣和我谈起这个国家。他们说:在马拉喀什,赚钱比意大利容易。
    我想起了1小时之前刚刚发生的事:从机舱走进候机楼,就被两个机场工作的漂亮女孩儿揩了油。或许,护照已经被贴上了人傻钱多的标签,而且这些常识很快就普及到了世界上各个角落。

  • 不必斤斤计较,只能怪自己出门从来不做功课。
    意大利女孩说:如果你还没有定住处,我知道一个干净又便宜的地方。
    “好啊,一会儿下了车,带上我走。”

  • 意大利女孩儿问:把行李放下,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夜市搓一顿?
    “谢谢,我累了,在飞机上度过了24小时,我只想要一觉睡到天亮。”

  • 迷宫里都是”活雷锋“
    一大早,巷子里面冷冷清清的,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里,曲折的胡同里面,人们享受着早餐时段的悠然与清凉。

  • 依稀记得来时的路,巷子越走越宽,人声嘈杂的路口,就是商业街。

  • 全世界的古城都在同质化中,主街上到处充斥着游客,生意人和乞丐。

  • 然而,除此之外,马拉喀什曲折的古城迷宫里面,还盛产一个特殊的工种,那就是“热情”的领路人。

  • 传统的穆斯林社区,让我回忆起曾经游历过的伊朗南部那些古老的街区。比那些街区里绝美的宅院还让人难忘的,则是那些热情的村民和好客的主人。

2017/05/12 19:21
  • 然而,这里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几次毫无防备地同“路人”的接触,让不看攻略的我意识到了人性的贪婪。
    于是,尽管你的视野中依然充满着真善美,可是,你已在心中悄悄警告自己:提高警惕,不要同陌生人讲话。

  • 记得临行前一位朋友苦口婆心地奉劝:前往阿拉伯国家,最好当心你的钱袋。

  • 小巷出口是大街,大街尽头是广场。

  • 广场上有游商,有摊贩,有乐团,有游艺,有演出,有团聚,有帐篷,有邮局……

  • 有川流不息的游客,也有安心悠然的角落。

  • 纯粹也好,嘈杂也罢。马拉喀什,你能发现一千个爱它的方式,也能罗列几百个烦躁的理由。

  • 在贪婪的空气中,你学会了笑而不语;
    在习惯的冷漠里,你微笑着与可爱的人擦肩而过。

  • 从午后的艳阳,到夜晚的灯光。马拉喀什的一天永远让你不会感到寂寞。

  • 清真寺,古皇宫,博物馆……在地图和旅游指南上,你会发现更多。
    客栈的小伙计问我打算再住几天?
    我看了看地图上右下角的空白,指了指它:城市太吵了,明天带我去撒哈拉吧。

  • 沙丘背后的火把
    看过《北非谍影》的人,未必清楚摩洛哥在地球上的位置。
    然而,没有读过《撒哈拉故事》的人,大约也知道世界上最大的沙漠就在这里。

  • 当总有人问我摩洛哥是不是欧洲那个市中心开F1的地方时,我会告诉他:摩洛哥在撒哈拉。

  • 从马拉喀什出发前往沙漠,路上需要1~2天的时间。
    不论从经济、安全和时间的角度,加入著名的沙漠旅行体验计划,都是各种自由行指南推荐的,甚至唯一的选择。

  • 于是,当一条旅游线路已经无比成熟的时候,和旅行社合作,除了和狡猾的商人尔虞我诈之外,你已经丧失了几乎全部的自由度。

  • 当然,为了能与世界上最大的沙漠约会,就不必心生沮丧。

2017/05/12 19:26
  • 一路上还能认识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酷爱秀恩爱的波兰情侣,不修边幅的德国硬汉,还有一对神秘的苏丹王子和公主。

  • 前往撒哈拉的一路上,旅行社会安排你在几个“著名的”途中景点停留拍照。

  • 途中的风景不可谓不美,只是失去了自由的人,五千公里的撒哈拉也疑似牢笼。

  • 终于,在始发的第二天下午,路边的风景从戈壁慢慢过渡到沙丘,大本营到了,撒哈拉到了。

  • 前往撒哈拉重装的大师们常常会至少留下两张经典的相片:一张是日落下的骆驼队的剪影,一张是沙丘上夜晚深邃的星轨。(摄术粗浅的我,就不此处相形见绌了)

  • 美好的时刻,日落显得那么匆忙,金色的时光,还没看够就已落幕。

  • 陪你费力爬上沙丘看日落的人,他会和你一起回家吗?
    我们之间有多少浪漫的时刻,在那一瞬间,你看着世界,我看着你。

  • 日落后的撒哈拉是什么颜色?是沙粒的原子核,相机的传感器,PS软件的滤镜,还是你内心深处一个私密的角落。

  • 营地背靠着沙丘,迎接我们的,是传说中的撒哈拉游牧民族——图阿雷格人。
    星空亮起来了,篝火点起来了,手鼓打起来了,撒哈拉的夜晚不会寂寞。

  • 当一张一米见方的小地毯铺在你面前,提示着你“慷慨解囊”的时候,一位善良的游伴说:给点吧,人家也不容易,陪你走,陪你睡,陪着唱,陪你笑……

    我微笑着,把几枚硬币轻置在地毯上,随后站起身,离开篝火,走向营地背后的大沙丘。在沙丘背面,篝火边的鼓声远去了,唯有微微的晚风,偶尔捎上几粒轻佻的沙粒送到你身边。无边的黑暗里,我趟了下来,看着星空中一颗流星匆匆划过。

    一粒湮没在沙丘上的沙,一颗湮没在夜空里的星,一个湮没在撒哈拉夜幕中的人。

    在可爱的小伙伴们发现我消失之前,我独自享受这900万平方公里的自由。

    我需要记住沙丘背后那座篝火的方位,这让我获得生存与安全,而不会迷失在沙漠与星空之间,获得永恒的自由。

    陪我走,陪我睡,陪我唱,陪我笑……亲爱的撒哈拉,谢谢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时间和辛劳。

    只是,你该有你的孤独,冷漠和骄傲——它们是你天赋的属性,它们是我爱你的全部理由。

  • 远空的呼唤
    黑夜并不漫长,沙丘重现在视野中的时候,图阿雷格人就来接我们了。

  • 大眼睛的驼儿,谢谢你驮着我走了一路。天亮之后,我不想和你分手。

  • 离开撒哈拉,我得到了全部,我失去了所有。

  • 今天的原计划是沿着沙漠戈壁公路一路向北,前往著名的摩洛哥皇城——菲斯。

2017/05/12 19:35
  • 忽然,视野中出现一抹雪山,山脚下高低错落着几排可爱的小房子。

  • 小车开过一个转角,当我发现几个背着小书包的孩子在对我招手的时候,在雪原灿烂的阳光下,孩子们的笑容,使我压抑了许久的心灵,仿佛在那一瞬间突然被打开了一样!

  • “嗨!司机,麻烦你,可不可以停一下车?!”
    “Here?”
    “Exactly!”

  • 魔法石里的咖啡馆(下)
    前几天的经历叙述完了,咖啡下肚了三杯,太阳老高了,果然我等的车,它还毫无踪影。

  • “老哥儿,能认识你,我对这里的印象又加深了。你知道,之前我遇见的热情的摩洛哥人,几乎都无一例外地窥视着我的钱包呢。”
    “老弟,我们小地方人没那么精明,但真主在上,我们的心是干净的。”
    “对了老哥儿,你英语说的这么好,是做什么职业的?今天不用上班吗?”
    “实话实说,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我给这里喝咖啡的人推销这里生产的化石标本。”
    “怎么不早说?让我看看你的魔法石吧!”
    “不用了,您对我们这里印象这么好,我可不能赚您钱啊!”
    “没关系的,要不你给我推荐一个,我也支持一下你。”
    “真不用了,您在这里旅途开心就好!”
    “老哥,真没关系,这是正常的生意往来啊!”
    “真不用啦老弟!呦,快点提上您的行李!看啊,您的车开过来啦!”

    魔法石老哥儿把我送到车上,还嘱咐“坐”在我旁边的当地人说:“这位老外是我的朋友,如果他遇到困难的话,麻烦你照应一下。”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感谢的话,只对他说:我爱米德勒特,我爱摩洛哥。

  • 古墟上的尤克里里琴声
    当你慢慢了解了一个人,你就知道该如何与她相处和包容,如何去爱她,尊重她,避免彼此伤害的争吵。
    旅行也是如此,当那本免签的护照把你带到她身边以后,你就开启了一段与这名天使或者魔鬼相伴的旅程。
    对我来说,米德勒特是个美好的回忆,同时也是分水岭,它让我更懂摩洛哥,更懂得前面的路。

  • 当我到达菲斯古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和我一起下车的本地人,一直把我领到城门下,对我说:里面就是古城,奸诈的商人比较多,你自己小心点。

  • 不愧是最古老的皇城——崇墉百雉的城墙,雄厚古朴的城门。无数鸟儿在城门上空盘旋,不知为何,我会联想到《基督山伯爵》中巴塞罗那港湾的胜景。

  • 穿过热闹的市场,跨越古朴的“三重门”。天黑得很快,我要做的,是在街边吃顿大餐,在深深的胡同里找个睡觉的地方。

  • 第二天清晨,我似乎起得有点儿早……

  • 迷宫,已成为阿拉伯传统社区的代名词——

  • 当地人喜欢用自豪的数字说话:在这座2平方公里的古城里,总共遍布着超过9000多条小巷!

  • 凭着直觉走下去,你大概永远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路,遇见曾经的人。

  • Lonely Planet 《摩洛哥》封面上的皮革厂,有人说它大名鼎鼎,有人说它臭名昭著。
    带你找到它的,常常不是地图和向导,而是刺鼻的气味。

2017/05/12 21:21
更新于 2017/05/16 09:37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

就等您来抢楼啦!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
@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