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花落
  • 65

    粉丝

  • 221

    被收藏

  • 15

    被推荐

三苏祠: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

  • 阅读 1169
  • 分享 0
  • 评论 38
微信扫一扫
用企鹅社区小程序继续浏览或分享
扫一扫
用手机继续看帖或分享到微信
  • 林语堂的《东坡传》是我读的第一本的传记。里面的故事已忘记大半,但苏轼才情自然不会忘却。

    眉山离成都乐山都不远,但等到这个时候才想到来这里,不知算不算晚。
  • 三苏祠自元代就建成。自从出了三苏一家大文豪,多少文人墨客寻至此处,就为见一见这宋代第一人的故乡——究竟是怎样的山水孕育得出“一家三父子,都是大文豪”。
  • 儿时学的最早的诗词,无非就是李白杜甫和苏轼。
    你不得不相信,是李白杜甫的杯中酒里映的月,在几百年后,又映在了这苏家庭院。
  • 余光中曾写,

    “有一条黄河 你已够热闹的了/ 大江 就让给苏家那乡弟吧/ 天下二分/都归了蜀人/你踞龙门/他领赤壁”

    天下二分,唐宋最得意的两位大家,都归了蜀人,苏东坡正是领赤壁那位苏家乡弟。
  • 文人性子总是相似,无论是让“力士提靴”的李白还是“一尊还酹江月”的苏轼。他们豪情万丈,少年离蜀,立志成才。然离蜀之后,便不再归来。
  • 但文人思乡起来,总是比常人更浓。他在《庐山五咏(之五)障日峰》写道:

    “长安自不远,蜀客苦思归。 莫教名障曰,唤作小峨眉。 ”



    他也念着故乡的山,难以归去,只能将他山,唤了故乡的山的名。

    峨眉啊,峨眉。
    但朝云暮雨,故乡却越来越远,远成夜里的梦,远成那三更皎白的月光。
  • 在《送表弟程(之元)知楚州》中,他又写道,

    “我时与子皆儿童,狂走从人觅梨栗。健如黄犊不可恃,隙过白驹那瑕惜。”

    白驹过隙的孩童时光呵,也就此一去不复返。

    在三苏祠里,还建有程夫人教育膝下两子的塑像,洗墨池也在。想来苏家兄弟的童年,应该也不会太悠闲,必是非常刻苦努力的。
  • 在这苏家故居里,总是想着苏轼的那句词,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是啊,遗踪何在,这故里也只剩这一池萍碎。但朦胧之中,我们似乎看到那遥远的千年之前,苏东坡走出那“岭南的瘴气,蛮烟荒雨”,仿佛回到最初的地方,回到故乡眉山,用峨眉雪水泡出一碗清茶,饮下千年豪气。
  • 末了,原谅我文笔拙劣,只好送一首余光中先生的《夜读东坡》替我结尾,以此感受东坡气度罢。

    魔幻的白烟袅袅,自杯中升起
    三折之后便恍惚,咦,接上了
    岭南的瘴气,蛮烟荒雨
    便见你一头瘦驴拨雾南来
    负着楞严或陶诗,领着稚子
    踏着屈原和韩愈的征途
    此生老去在江湖,霜髯迎风
    飘拂赵官家最南的驿站
    再回头,中年青青只一线
    浮在鸥鹭也畏渡的晚潮
    那一望无奈的浩蓝,阻绝归梦
    便是参寥师口中的苦海么?
    或是大鹏游戏的南溟?
    小小的恶作剧,汴京所摆布
    可值你临风向北一长啸?
    最远的贬谪,远过贾谊
    只当做乘兴的壮游,深入洪荒
    独啖满岛的荔枝,绛圆无数
    笑渴待的妃子凭栏在北方
    九百年的雪泥,都化尽了
    留下最美丽的鸿爪,令人低回
    从此地到琼州,茫茫烟水
    你豪放的魂魄仍附在波上
    长吟:“海南万里真吾乡”
    蜃楼起处,舟人一齐回头
    愕指之间只余下了海雾
    茶,犹未冷,迷烟正绕着杯缘
    在灯下,盘,盘,升起

  • 最后,放上交通方式建议:
2018/01/17 17:37
楼主用心埋了彩蛋,走心评论个就让你看
2018/01/17 17:38
  • 最后,想要看更多美照,或者看更多游记的,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风月宛然如梦寐

    还有很多旅游攻略,有时间慢慢搬~~嘻嘻

2018/01/17 17:40
更新于 2018/01/17 17:40 举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就等您来抢楼啦!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
@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