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卒老k
  • 220

    粉丝

  • 275

    被收藏

  • 9

    被推荐

南山秘境,小众至境!!

  • 阅读 4197
  • 分享 25
  • 评论 61
微信扫一扫
用企鹅社区小程序继续浏览或分享
扫一扫
用手机继续看帖或分享到微信
  • 俗语说得好“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四季的起点,升起的风和落下的雨水,带着一点新旧更迭的意味,像是一曲交响的序章,奠基了冬的沉默,饱含着夏的激越,我们总能在不经意间察觉出,春天的变化,新生的律动。刚好是新一期的爬坡上坎言情休闲路线,狗年的单身狗们,春天已来,你来不来?
  • 集合时间尚早,先去黄桷垭老街打打望,正值修缮改造的老街褪去了诸多历史的痕迹,唯有在一街之隔的银行家属院中,依稀还能找到那些年的味道,一大片垂下的多肉植物向偶尔艳遇的过客宣示着它的主人翁地位。

  • 老街转出来,前往重邮门口集合,汇合了一些许久不见的爬友和熟悉而又陌生的网友,领取了签到礼之后,正式开启今天的美好行程。

  • 绿化带里,料峭枝头上,花儿正怒放。

  • 既然是爬坡上坎,自不可少一大段的梯坎。在重庆,提坎是重庆的根,是重庆的魂,踏过则为梯,踏不过的则为坎。

  • 爬过一大段提坎,就进入了崇文路,百多年的老校、重庆海拔最高的中学-广益中学就座落在这旮旯里面。

  • 循着路标进入南山宾馆,就是曾经的南山铁路疗养院,而今转换一下身份变成了岚苑度假村,各种古朴的别墅掩映在满山清翠之中。

  • 不走寻常路,根须及水,彩叶洒满一角,在一个水池边上发现了一个绝佳的小景。

  • 循着景区地图,沿着公路穿过垭口,前往于佑任官邸。

  • 于佑任官邸,是一座两楼一底建筑,楼前有块空地,种着草木,建筑面积为850平方米,加上花园、会议室等周边建筑共占地1500平方米。

  • 于庄始建于民国时期,于佑任曾经任国民政府的监察院长,蒋介石专门斥资为其修建的别墅,于佑任曾于1940起在此居住了五年,并在此开展抗战救亡工作。

  • 穿过于庄前的维修场地,翻下一段山崖就可以看到雀儿山了,此雀儿山非川西的彼雀儿山,只是南山中一个略微有点名气的小山脊。

  • 远远观之,山石耸立,形如鸟雀,不知何时,以形得名,闻达于市。

  • 雀儿山因其耸立之处无树木遮挡,视野颇为开阔,是个登高望远、拍照装逼的好地方。

  • 这也许是风的灵感,让种子与岩隙间的土壤相遇,一场湿润万物的春雨后,种子把握了机会,贮藏许久的梦想,开始生根发芽。

  • 静倚山石,盈一腔相思满怀!

  • 雀儿山,傲立山巅,日赏南山松涛阵阵,夜观雾都灯火辉煌!

  • 抵拢倒拐,路边随意堆码的钢管看起来也是颇有味道,密集恐惧镇请忽略!

  • 前往孔香园的路上,经过梅岭,特意跑过去打卡一张,一岭之上,梅花却无,不得不说错过了一个最佳的时机。

  • 回转前往孔香园,该建筑建于1913年,抗战时期,孔祥熙与宋霭龄之女孔令俊曾寓居于此,故名“孔香园”。旧居为一栋砖木混合结构二层小楼,折中主义建筑风格,悬山顶,机制瓦覆顶,一层外墙以石块垒砌,造型简洁朴实。

  • 站在门前,轻扣门扉,穿越时光的界限,从门缝之中去探寻孔二小姐曾经的灼灼韶华。

2018/03/12 13:28
  • 拜别孔香园,小雨微洒,看着前面打伞的妹儿,又想起了戴望舒的诗句: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道···

  • 从孔香园出来,匆匆掠过樊哈儿别墅,又想起了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那种耿直的江湖义气,这是深刻于重庆人民的灵魂之中的。

  • 从疗养院的垭口往左进入一条游客踩出来的山道往前十分钟左右,就见到了曾经的德国大使馆。当年因日本飞机对重庆的狂轰滥炸,德国大使馆考虑迁址,经过商谈,租用了位于南山文峰塔下的德国医生保罗的别墅,改建为大使馆。这是一栋坐北朝南的中西合璧式建筑,造型古朴、富有特色,二楼一底,砖石结构,建筑面积300多平方米,高13米,而今这里有人经营着茶馆,不知底细的人可能就会错过。

  • 戊戌狗年,一群耍娃玩转于山中,竟然也不忘了“虐狗自乐”!!

  • 围着大使馆旧址转了一圈,登上大使馆背后的山头,只见大使馆旧址周边绿林遍布,参天蔽日,鸟语蝉鸣,寂静的风声从耳边略过。这里似乎隐藏着南山上的宁静与适然,远观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漫步于此,心情也不知觉的变得宁静起来。

  • 从德国大使馆出来,继续循着步道前行,很快就进入了文峰塔下的石梯步道,陡直的坡道看得K哥我脚都开始打闪闪了。

  • 步道给予游客行走的路径,阶梯给人向上攀登的惯性。

  • 春暖花开,林海迈步,有人醉在无人处。

  • 步道上行五分钟,就可以看到一座白塔掩映在苍山翠绿之中。文峰塔,建于唐朝贞观年间,相传为镇洪水驱妖邪保平安之塔。由于小说《一双绣花鞋》,以及电影《雾都茫茫》曾多次提到这里,所以让南山文峰塔非常有名,充满着一丝神秘感。

  • 在重庆还有三塔不见面的故事,就是站在南山文峰塔,江北塔子山的文峰塔,以及觉林寺的报恩塔其中任何一个塔的位子,只能看到两个塔,绝对不可能同时看到三个塔,如果你能看见,那你可能就是真神了~~~

  • 离开文峰塔,沿着步道继续前行,开始前往本次行程的最后一个打卡点——救主堂。

  • 生活的美,悦之自然,乐而游春!

  • 下山路上,在一个水泥墙壁上看到一大片木耳菜藤蔓,在藤蔓之中搜寻良久,取下一块木耳根茎,不由得想起童年时那些耍事儿,心手之巧,足以让自然之中的一切物体皆可为五等之玩物!

  • 从广益中学的体育场边的小路往下,很快就到了救主堂所在的崇文路,救主堂就位于南岸区黄桷垭文峰段30号,为一座基督教礼拜堂。1939年,日军轰炸重庆,百姓纷纷到黄桷垭躲避空袭,其中有许多基督徒在主日都很渴慕到礼拜堂敬拜上帝,但市中区的礼拜堂多被炸毁。中国基督教灵修学院贾玉铭院长就在此成立了“南山基督徒团契会”,后商议捐募建堂,1944年,救主堂建成。

  • 打卡完天主教堂已是中午,顺着公路前行至拐角处,一段不长的阶梯,加上黄桷树和电杆、房屋,竟然颇有种老重庆的味道,这也许是南山至今依然吸引我去转悠的原因所在。

  • 既然是集体活动,那也得来一张大合照,原谅后面抢镜的心机崽儿!!!

  • 到了重邮,就不的不提黄桷垭老街的豆花,味道还是不错的。大部分的小伙伴活动完之后,或离开,或开启自己的行程。眼瞅着下山排队的人群那么多,于是和一众小伙伴约着去壹华里看看,顺道下山,此时阳光正好。

  • 从邮电出发,路经中研院,已经废弃的曾经的中研院门诊部的大门,而今医卫工作老是吼的口号,却在多年以前早已镌刻在医院的大门之上,希望也能深深印入每个工作者的心上。

  • 从岔路口坐车331不过三个站,就到了壹华里的山下,穿越小路近道杀上通天岭,曲折的山道还是颇有意思的。

  • 假如我是一棵树,我要站站高高的山岗,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2018/03/14 08:38
  • 大渝耍娃儿到此一游,探山小分队合影留恋一张!(我不是大湿兄,我只是侠客老K)

  • 逛完南坪钟,从槐花港的山间下道下撤,抵达公路之上,却不曾想公路边的一片油菜花地瞬入各位小伙伴的眼中,于是又开启了另一番拍拍拍。

  • 从广黔路工商后门进入母校,一路上打望下来,惊觉自己已是毕业好几年了,看着自己满身肥膘,时间真他妈的是把杀猪刀!!

  • 翠湖之畔,湖水之中,倒映着一棵树,微风吹过,绿波拂动,树影宛如活了起来,也跟着摇曳!

  • 日偏枝头,微光屡屡,爱上了漫步,迎着阳光,款步而行。

  • 最后,附上爬坡上坎的路线,各打卡地点可以参照地图和景区游览图还是很好查找的。
    随心而梦,随步而移,哪里都是驿站,那一刻,只愿做最本真的自己。热爱行走的人,一定在游走之中找到了快乐,我想这样就够了,生活那么多美,继续行走,继续去发现。
    ——2018年3月10日重庆南山

2018/03/12 13:25
更新于 2018/03/14 08:38 举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就等您来抢楼啦!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
@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