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云彩
  • 0

    粉丝

  • 0

    被收藏

  • 0

    被推荐

重症监护室苏醒 谁来还我真相

  • 阅读 2059
  • 分享 1
  • 评论 2
微信扫一扫
用企鹅社区小程序继续浏览或分享
扫一扫
用手机继续看帖或分享到微信
  • 我是永川区仙龙镇普普通通的一个农民杨政才,起早贪黑,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是能吃饱穿暖,一家人生活和睦。但是,父母日渐年迈体弱多病,孩子也一天天长大需要上学,生活开销越来越多,我是家中顶梁柱,为了养活一大家人不得不外出务工。2017年6月26日,我在韵达快递成都公司找到一份快递车驾驶员的工作。开长途车经常一连开几天,吃不饱也睡不好,但是不管多累多苦我都愿意干,只要想到能多赚点钱给父母买药给孩子交学费我就觉得日子有盼头。可是,这样的有盼头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噩梦就降临了。
    2017年7月30日晚上10点,我接到工作任务,和主驾苟彬一起驾驶沪DL4453快递车从韵达快递义乌公司发车到成都。2017年8月1日凌晨1点,我们到达韵达快递成都公司,卸完货之后苟彬乘车回宜宾,我因为晚上还有出车任务就直接在车上休息。当天8点40分,主驾苟彬打电话让我把沪DL4453的高速路罚单交到办公室,接完电话我立即将罚单交到办公室,之后就去宾馆休息了。晚上11点30分回到公司,由于还未到发车时间我便在车上休息。晚上12点过苟彬打电话叫我去吃宵夜,等我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重症监护室,妻子和老父亲伤心欲绝地守在床边。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深受重伤?我竟全然不知!
    成都市双流区第一人民医院对我的伤情做出诊断:一、中型颅脑损伤:①多发脑挫伤并血肿形成蛛网膜下腔出血;②枕骨骨折;③枕部头皮血肿。二、双侧多发肋骨骨折。三、双肺挫伤。四、双侧胸腔积液。根据医院的诊断,我并不存在突发疾病的情况。那么,如此严重的伤势究竟是怎样造成的?作为当事人和直接受害人,我渴望获知真相也有权追究真相!
    家人知悉消息赶到医院时,我在医院的欠费清单已达1万6千多元,经与派出所多次沟通,主驾苟彬才同意垫付该笔费用。而后续治疗的高额花费,公司以一句“只认主驾,其余不管”拒绝赔付医疗费。家里本无积蓄,这样一来妻子和老父只能到处求借为我筹措治病救命的钱。而我是全家唯一的劳动力,遭此大祸一年之内都不能进行体力劳动,因医药费负债累累又断了经济来源,我们一大家人的生活将难以维持!眼看妻子和父母日渐憔悴,我实在痛心不已!最后,迫于经济压力,我在医院万般劝阻下依然强制出院,回到农村休养。
    我面对这次灾祸无能为力,只能大声疾呼,请求政府为我主持公道,请求成都市双流区西航港经济开发区派出所针对此事进行调查,查明整件事事情原委;请求韵达快递成都公司依法给予我工伤赔付!在法治的社会,法律是公民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武器,所以我坚信,法律就是我的靠山就是我的保护伞,我坚信政府会还我一个公道!而作为一名党员,我相信在法治社会的今天,组织和媒体也会为我寻求真相!
    申诉人:杨政才
2017/11/09 15:50
2017/11/09 15:43
2017/11/09 15:44
更新于 2017/11/09 15:50 举报
来报料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就等您来抢楼啦!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
@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