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人陈老k
  • 254

    粉丝

  • 336

    被收藏

  • 9

    被推荐

甩火腿亲测绿皮火车线路,讲述那些深藏的秘闻典故

  • 阅读 3646
  • 分享 10
  • 评论 5
微信扫一扫
用企鹅社区小程序继续浏览或分享
扫一扫
用手机继续看帖或分享到微信
  • 菜园坝至铜罐驿,绿皮火车文艺浓;
    徒步丈量寻真谛,古镇老街噱头足;
    看罢冬笋山村色,山城秀色惹人慕。
    很早之前就关注过铜罐驿这么个地方:巴渝大地上曾经古巴人留下过浓墨重彩一页,历来交通要道之上的繁华水陆码头,成渝铁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而今却是无数人记忆中最美最柔软的回忆....
  • 跨越喧嚣的菜园坝火车站
    菜园坝火车站是重庆铁路史上最早的老大哥,自1952年7月1日开通至今,曾经辉煌一时,成为重庆市民铁路出行的关键选择。自重庆北站南北广场高铁站、重庆西、沙坪坝高铁站建成以后,曾经辉煌过的菜园坝火车站再也没有了上世纪九十、两千年代的那么喧嚣。
  •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走过七十余载的菜园坝火车站褪去了繁华的岁月,必会在城市发展变迁中迎来新的生机。

  • 提前赶到现场购票进入候车室,收拢集合一同前往打探的小伙伴,时间还早,三五认识的小伙伴在喧闹的大厅中闲谈淡聊。

  • 重庆到内江的5612次列车,作为仅剩的几条绿皮皮火车,依旧在自己的岗位上承担迎来送往的指责。趁着还未关闭,有体力、有兴趣、有情怀的小伙伴打卡要趁早。

  • 检票进入火车站,两旁的月台列队欢迎进入的每一个过客,即将开启一段美妙的形程。

  • 生命原本是场路过,你不路过它,它将会在你不经意间路过你!

  • 六十余载,风雨兼程,历史沉淀,盼望新生。

  • 敞开式的上下推拉车窗,吹进来的不仅仅是江风,还有那些渐渐丢失的小美好。

  • 记忆如同小孩子,对于每一个人都曾经有过那么美好的回忆,也许恰恰就是生活中最微小的点点滴滴。

  • 火车准点开出,穿梭于沿江的茂绿之中,穿梭于城市森林茫茫大千世界之中,重庆南站、铁路四村、马桑溪、茄子溪、长征厂、小南海依次后退,曾经的西南重工业的印记也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去千里.....

  • 江边小站铜罐驿火车站
    铜罐驿火车站建于1952年,系成渝铁路曾经重要的四等站,曾经热闹一时的小站如今已是人迹罕至,当地村民时不时乘坐火车往返于主城和小镇之间,怡然自得的生活偶尔被到访的游客小小的窥探一把。
  • 火车前行一个多小时抵达铜罐驿火车站,宽大的站场依稀能看出曾经的地位和繁华景象,站务员走过月台,迎接每一列过往的火车,再走向下一个熟识的老朋友。

  • 雨一直下,在蒙蒙细雨中造访空旷寂寥的站场,倍添几分落寞。

  • 手抚站牌,想从残存的痕迹中触摸生活的烙印和那美好的回忆。

  • 回眸一笑,曾经远去的美好时光顺着轨道延伸着款款而来。

  • 牵着小手,生活中总是需要不断往前追寻美好的生活和自己的那一份小确幸。

  • 曾经熙熙攘攘的车站,已经长满青苔。繁华已去,不知道将要迎来何种命运的颠簸。

  • 铁轨弯弯,向着不知名的远方,是大人心中最重要的回忆,也是小朋友眼中最新奇的景象。

  • 火车轰隆,走同样的路,看不同的风景,收获不一样的人生。

  • 在火车站驻足良久,几百号人在轨道上打卡,一窝蜂的涌入丝毫不听车站值班人员的劝阻,虽说现在火车班列大幅度减少,诸多游客的安全意识真的是堪忧。顺着火车轨道往重庆的方向回走,遵守规则在安全的范围内开始今天的探索线路。

2018/10/16 08:16
  • 沿着火车轨道外延的通道前行,走出小站行至一个岔路口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是沿着靠外侧江边的火车轨道路线前行,这才是去往铜罐驿老街最正确的打开方式。

  • 行走的路上,K哥总要留下生活中的小美好,只待老去的时候还有难忘的记忆凭吊。

  • 在铁道边行走,在安全的轨道上奔跑,向着未知的前方勇敢的跑。

  • 列车呼啸而过,路人缓缓前行,人生就在这种错过中际遇迥异。

  • 火车站出来,顺着铁轨一直前行半小时,会抵达一座采石场,老街就藏在其背后不远的山头之下。

  • 沿途的风景跟好,随便一拍都是一帧美妙的电影画面,这才是我要拍的风景。

  • 穿过山头,铜罐驿隧道深藏不露,一列机车呼啸而出,带着希望在大家的注目礼中溅起一丝风尘。

  • 看到了铜罐驿隧道,老街就不远了,就在右手边竹林的缺口之中,暗藏一条通往老街的小路,穿过了小路就穿越了时空,一座废弃老街的街道就完整的呈现在你眼前。

  • 千年古镇铜罐驿
    铜罐驿是一座千年古镇,自然景观得天独厚,乡村旅游业条件成熟,在古代作为成渝之间的要道驿站起着交通枢纽的作用,有丰富的民间传说。 1954年出土的巴人船棺墓葬和青铜器见证了它是古代巴国的发源地之一,古有传谣“金剑斩龙脑,铜罐煨仔鸡”,铜罐驿因此得名。
  • 老街古朴寂静,地上的青石板干净如洗,两旁的木质砖瓦房古老破旧,处处显现饱经风霜的痕迹。

  • 行走街上,哒哒的脚步声在冷清和颓败的老街显得更为清晰。

  • 放缓脚步,身临其境感受每一栋楼的家常故事。

  • 放缓脚步,触碰每一块木板的生活履历。

  • 放缓脚步,体察集市每一处曾经的繁华硝烟。

  • 放缓脚步,感受每一块斑驳的青砖条石的魅力。

  • 放缓脚步,细细体味老街活生生的浮世闹热。

  • 铜罐驿早年作为官府传递文书和休憩的驿站,后来商业繁荣逐步成为重要的商贸中心,曾经喧嚣一时,素有不夜城之称。

  • 料想当年,也许有个乖巧的大小姐凭栏远望,如今人去楼空已被蜘蛛所迷。

  • 曾经的水码头驿站,却有丰厚的历史,你能看见多远的过去,你就会拥有多远的未来。

  • 现存的铜罐驿老街不大,五分钟就穿到了尽头,跨过铁路就是残存古道。

2018/10/16 18:22
  • 执子之手,与子偕行,有汝同行,无问西东!

  • 古道悠悠,护栏残存,有爱载道,此生可盼可期!!

  • 此去经年,游人如织,轻叩古道,余音袅袅!!

  • 残存的官道在现代人工林中延伸,与铜罐驿和老街一道,日渐埋没于苍山翠林之中。

  • 有你偕行,余生可待,有女偕行,一家可期!!

  • 残存的古道仅余几百米,爬上堡坎就进入了乡村农家之中,原先的古道已经在乡村建设之中渐渐消失殆尽。

  • 残存的古道隐匿在角落,静静地看人来人往,沧海桑田!!

  • 古镇出来20分钟之后,从乡村之中转出来,上到公路就是沙湾公交站(坐车自驾铜罐驿老街的,需认准此路边)大约1小时一班车,体力不支的可以等待。

  • 穿过一个池塘,路经道旁大片的柑橘柚子林,从沙湾公交站的小路转出来,沿着公路继续步行前往陡石村打卡。

  • 遇上下雨,没伞的小伙伴搭车出去,其余的小伙伴沿着公路步行25分钟不到,陡石村就遥遥在望,公路尽头的三岔路口,左边周贡植故居,右边则是去往天主堂的道路。

  • 红色基地——周贡植故居
    该建筑始建于清末民初,因中共地下党四川省委员会在此召开临委扩大会,且是中共地下党四川省委组织部长兼任巴县县委第一书记周贡植的住宅而得名。1928年2月10日至15日,中共地下党四川省委员会在此召开临委扩大会,成立了中共四川省委,正式选举产生了中共四川省第一届委员会。2004年,周贡植故居作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被纳入“红岩联线”单位。2009年,被评为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 顺着路标进入故居,因年久失修和统一规划还在修缮和打造,未来应该会变得更好。

  • 打卡完毕回转继续前往天主堂,跟着公路往坡坡上前行,不远的路边就是陡石村公交车站,穿过十字路口往前不远就是天主堂。

  • 十字路口旁的标牌,大溪河,铜罐驿,陶家,天主堂等一一标识出来很清楚。

  • 百年教堂-天主堂
    铜罐驿天主教堂距今已有114年,整个教堂房屋占地面积3647m2,建筑面积2516m2,其中教堂面积470m2,教堂和钟楼系砖木结构,其余房屋均属砖柱土墙。教堂空高7米,中西式建筑风格,挺拔高耸。
  • 天主堂所在地曾经是巴一中和明诚中学旧址所在,后来修缮恢复如现在的模样。

  • 典型的西式教堂,不明觉厉。

  • 教堂很是大气,正中还有红色的五角星,中西合璧得如此地道,是个拍照打卡的好地方。

  • 从门口右边的梯道上至二楼,像上帝一样俯瞰每一个造访的教徒和游客。

2018/10/16 12:54
  • 铜罐驿镇内有一座修建于1898年的神学院,1924年,建造了天主教堂,是重庆市第二大教堂。教堂分为经堂、修道院、若瑟小修院三个部分。经堂旁边为神父楼,楼里有一绝密酒窖——地下室内庭,这个20平米的空间,常年恒温,其用途相当于一个巨大的冰箱。除此之外,酒窖还有一个绝妙的设计,就是地下室尽头凿有一平行洞穴与楼外水井相连,如果打开井盖,阳光的光束通过水面反射正好能把整个酒窖照亮,如同一个天然的灯盏,让人叹为观止。
    美人总怕时间留下刻痕,恰恰时光不会让人沧桑,能沉淀下来的美才可以超越岁月的界限,就如这天主教堂一般,无所畏惧,美丽隽永......

  • 铜罐驿天主堂经堂后面悬挂有法制原装合金钟一口,上有圣母浮雕和法文标示,风雨百年依然钟声洪亮悠扬,数十里外可闻。

  • 从二楼的栏杆望出去,面积470平米的长方形大厅整洁明亮,两行巨大的石柱支撑着高达7米的弧形穹顶,大厅的结构设计充分考虑了声响效果,无论在经堂哪个角落说话,其他地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 经堂左侧为若瑟小修院,它是土墙建筑结构。建于100多年前的老墙墙体已斑驳脱落,裸露出里面的土坯,拱形大门上方矗立着高高的十字架。这些土墙,泥土都用米筛筛过,舂得非常牢固,用凿子也难打进,如石头一般坚硬。起初的铜罐驿天主教堂只有小经堂、修道院用来传经布道,招收信徒。后又新修天主堂、钟楼和经书学堂。

  • 美人总怕时间留下刻痕,但时光总是会留下印记,对于这些建筑也是如此。希望这些曾经的校舍能沉淀下来,超越岁月的界限,就如这天主教堂一般,无所畏惧,美丽隽永......

  • 再次从圆弧形大门回望,挺拔的经堂傲然眼前。

  • 打卡完毕天主堂,时间尚早,略过大溪河湿地未做打探,沿着陶铜路开启了回程之旅,起伏公路很有特色,很有大片的味道。

  • 一路上随时可以喊三轮车坐还是方便。顺着公路前行大约50分钟,都可以抵达铜罐驿镇上--冬笋坝。

  • 铜罐驿和冬笋坝的传说
    相传古代洪荒时代,天下发洪水,四川遭淹没,一条孽龙在水中兴风作浪,波涛汹涌,田地被淹,百姓受苦。大禹受舜帝派遣到四川治水,大禹从重庆涂山脚下出发,告别妻子涂山氏和小儿子启,来到龙脑山下,与孽龙搏斗,大战7天7夜,阵阵厮杀,没法取胜。这条孽龙凶狠残暴,本事高强,不易制伏。大禹返回涂山,向妻子请教,涂山氏献计:你去找母亲真武山老母,她会有好办法。大禹请教岳母,真武山老母说:你快拿去我家的一只铜罐罐,杀一只老母鸡,取出鸡心,煨,投入洪水中,自会战胜妖龙,大禹照办了,将炖好鸡心子的铜罐罐投入溜溜洪水中,妖龙闻到香味,贪婪得吞食,大禹趁机用宝剑斩下龙头,顺手一扔,丢在岸边,龙头变成了一座山,叫做“龙脑山”,吓及孽龙的虾兵蟹将失魂落魄,当场吓死了一支大虾,横尸江中,变成了原来的“虾子梁”。洪水退了,老百姓返回家园,安居乐业,这儿渐渐热闹起来,舟来船往,无比繁华,为了纪念大禹战胜孽龙妖魔之功,人们就把这儿取名叫做“铜罐驿”,后来冬笋坝修了铁路有了火车,改革开放后才把“铜罐驿”之名迁到冬笋坝。
  • 穿过铜罐驿政府大楼,冬笋坝老街也隐约有几分生活的味道,闲时的居民喝茶打牌甚是舒适。

  • 从冬笋坝支路进入铁路货场,一天的打探行程基本完毕。

  • 干货——徒步往返线路
    一、去程菜园坝5612次重庆-内江9:58开车,只能现场购票,票价4元,一个多小时候抵达铜罐驿站;返程铜罐驿5611次内江-重庆16:55左右抵达,上车后补票,预计一小时多抵达菜园坝。一天往返足以。
    二、铜罐驿火车站往重庆方向回走,沿着江边的铁路前行30分钟以上,过了铜罐驿隧道之后,往右手边的缺口穿过竹林进入铜罐驿古镇,五分钟打卡穿过几百米的铜罐驿老街,打卡拍照后顺着原路返回。
    三、不想只打卡铜罐驿老街的,可以加上天主堂和周贡植故居及大溪河湿地,之后可以分作两条线路:一是沿着铁轨穿过铜罐驿隧道之后,沿着小路步行25分钟前往周贡植故居打卡,再回转跟着公路前行10分钟抵达天主堂打卡;二是跨过铁路沿着古道往上,步行20分钟抵达沙湾公交站,再顺着公路往下徒步25分钟抵达周贡植故居和天主堂打卡。天主堂打卡完毕,时间早的可以去大溪河湿地看看,不然就顺着陶铜路(陶家到铜罐驿)步行50分钟抵达铜罐驿火车站所在的冬笋坝(公交车15分钟即到,但是该车基本上是1h发班)。
    四、若是体力嘿好,时间也足够的话,对铁轨没有打卡够的,可以从周贡植故居出来之后沿着右边的公路一直往前行,路上会穿过维多利亚港湾和大片的柑橘果园,步行大概25分钟之后就会抵达铜罐驿隧道边上的采石场,跟着采石场边上的大桥上到铁轨,往铜罐驿火车站方向继续步行打卡,预计时间30分钟就到了火车站。
    五、一定要注意安全,毕竟多少是有火车往来的;前往打探一定要注意评估自己的体力耐力这些,安全出行才是最重要的。
  • 铜罐驿及周边耍事景点参照上图。最后,关于本条线路,K哥有话说:绿皮火车拍照很文艺,火车打卡非常小清新。老街废弃几乎没人气,古道之上风景还是多有韵味;天主教堂中西合璧甚为给力,故居破败了无生机苍白无力。总之,若无情怀点点滴滴,怀旧追忆甚是无趣,反而适合徒步打卡之旅。
    ——2018年10月重庆铜罐驿

2018/10/16 15:03
更新于 2018/10/16 18:22 举报
周边游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就等您来抢楼啦!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
@
图片上传
{{reply_images.length}}/{{max_upload_count}}